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艾晓明的博客

从文本到彼岸

 
 
 

日志

 
 

公民参与和影像记录 (5)  

2009-05-20 23:59:51|  分类: 公民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民参与和影像记录

中国独立纪录片导演、人权教育工作者  艾晓明专访  (5)

   

2008/7/11 台湾《天下》杂志记者 彭昱融采访

 

Q:你的纪录片不只是带来情感的冲击,也让人注意到背后结构的问题,为什么?

 

在剪辑的时候我们会反复分析素材,看其中的关联在哪里,我们想要指涉什么。我们也认识到,作为纪录片工作者,扮演的角色有限,作者不是神仙,也不是法官。在推动社会改善的过程中,纪录者只是其中有限的一个角色,无法解决很多问题,甚至不能解决观众的问题,也不能解决当事人的问题。纪录片的精神其实就是记录本身,记录后提供给观众反省。

 

或者说,我们通过纪录片创造一个平台,在这里把这些事复述一遍,让时光停下或者倒流,让人们有一个机会去咀嚼反省,再想一想,假如我们为片中人物悲痛,有没有可能有不同的出路?或者说,有没有可能避免悲剧?如果赋予纪录片太多功能,这会超出它的承受能力。一个作品能够让人们感动,我觉得很好,能让人思考,那也很好;或者它仅仅是让人一笑了之,也并不坏。纪录片有很多不同的形式、不同的题材。纪录片也有很多新的实验。

 

像我所选择拍摄的这种,基本上都是事件进行中的状态;它正在发生中。媒体学院老师教纪录片会教如何叙事、写脚本、设计镜头等。我觉得,如果是讲个人故事,比较好设计一点。但是一个突发事件,叙事方面很难预先设计,你跟本就不知道下一步会是什么。只能先去调查了解,回来再分析事情的走向,通过剪辑找出一种逻辑,我想这里还是有些书本上没有的经验。

 

Q:对中国未来的走向有什么看法?

 

我没有预言的能力,我驾驭不了这些问题。不管中国社会怎么变,我还是会继续做我现在做的这些事,还是会努力去记录一些社会事件。其实再努力你也记录不了多少,你努力又能记多少?国家的变化、制度的改善常常超过一代人的生命,一代人的时间只嫌太短。但自己可以做什么,大体还是可以计画的。像我现在这样,能再工作多少年也不可测。因此只是做一步算一步,如果健康允许,可以把一部作品做好,而且做得从容、不粗糙,我觉得就很好了。我经常想的是这些具体的小事,而不是国家走向这种大事(笑)

 

Q:拍这些敏感议题的片子常会惹上"麻烦",家人不会反对吗?

 

我的家庭很简单,家人的价值观也基本一致。此外,一些事情回到家里再讲也算不上麻烦了。麻烦都在外面,应付完后回到家里,已经是如释重负了。

 

承担最多的是片子里的人,相比之下我们只是旁观者,去到一个有问题的事件里,很快就抽身离去了。作为纪录者,拍完一部片子,又进入下一个题材,离开一个人群又进入一个新的人群。我记得所有一起工作过的朋友们,还有我们的采访合作者。他们全都在我的心里,我怀念他们,希望把作品做好来报答他们。

 

Q:你怎么面对这些恐惧?比如说监控 检查骚扰,或是打开信箱发现信被读过了、或者删除了?

 

有些事情只能忍耐了。开始时感觉受到伤害,生活没有隐私、工作没有尊严。有时也感到沮丧,在这个现代化的时代,你让我电子邮件不能用、附件无法打开,或者打开了是空的,做这种没有意义的游戏干什么呢?删除或屏蔽一个邮件,它也不会因此而不存在。但我转念一想,何必为此烦恼?这就是你的生活,也就接受吧。别人给我制造了麻烦,也许对他们来说我也给他们制造了麻烦。(笑)所以这些事情我还是选择忽略,有很多时候你必须选择忽略。

 

这里会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我行我素,一种是自我删除;长期生活在限制中,久而久之也就不写日记、不写信了。就算写信也不会流露自己真实的想法;就算出去采访了回来也不会记述采访过程,因为不希望别人跟进你的行踪。慢慢很多东西就变成一种空白。可是还有什么办法呢?你把所有的想法写下来,等于每天给监控你的人写思想汇报,他毕竟不是你想倾诉的对象。

 

现在我也习惯了,譬如电子邮件,你全屏蔽了我也不在乎,不看也罢。我的生活可以过得很简单,很多东西可以不在乎,但是也有些事情我不会放弃,譬如说做纪录片这件事。这件事情不只是有意义和重要,关键在于它还有美感。它使我有机会进入他人的生命经验,并且努力表达出来,传达给观众;当我看到那些饱含了生命磨难的影像时,我也看见了我的痛苦、看见了我的希望。当我们做剪辑的时候,也把自己内心的创造能量释放出来。拍摄纪录片犹如绘画写生,能得到非凡的精神奖赏:当你行走在大地,跋涉千里,看见日月江河,如歌如泣,你可以把群山起伏和眼前一片树叶的飘动凝聚在一个镜头里。在列车上、在电脑前,一点点逼近内心的感觉、寻找确切的表达方式,这里体会到的追求和满足,大概是所有艺术家所醉心的。

 

Q:这是在创作中找到的自由吗?是否正是身边的状态所没办法得到的?

 

有一些字眼、邮件可以屏蔽掉,但是我不会生活在这个禁忌的框架里面,我不会恪守他人竖立的栅栏。我相信,努力把别的一些事情做好,这是更重要的。

 

我不觉得自己能力特别强,也不想扮演伟大的角色。合理的生活是,每个人都有很多的空间,在自己享受生活的同时也为别人做一点小小的、力所能及的事。我现在做的有些事情感觉力所不能及,让人受累的不是体力上的限制,而是各种人为的障碍。但话说回来,当你真的想做某些事情,困难会变得可承受,或者说自己愿意承担必要的代价。

 

艺术可以是娱乐,也可以是公民行动。社会运动需要艺术参与,也催生了不同的艺术形式,例如社会运动型的、参与式的纪录片,(举美国女导演BabaraKopple 拍摄的关于矿工罢工的纪录片《美国哈兰郡》Harlan CountyUSA),我看到这类作品都深受鼓舞,她们是我的榜样。

 

你说 art activism算不算是艺术,这要看你如何定义艺术。对我而言,这种纪录片拓展了传统艺术的视野,也发展了新的艺术性和技巧,例如合作、采纳民间艺术元素等。独立纪录片的制作方式和过去专业团队的制作方式不同,其作品的使用、传播也不一样,例如不一定透过院线,但也一样进入社会生活,影响人们的观念,促成改变。

 

我比较喜欢这样的作品,它不只是为艺术而艺术,而且承担社会责任。一些导演记录了社会事件,同时致力于改变,那怕只是小小的改变,(譬如《集魔鬼的银矿》TheDevilsMiner)。导演拍完片后,各个NGO团体观看讨论,发起杜绝矿区使用童工的运动。我觉得这很了不起。如果仅仅是拍摄苦难,虽然也是贡献,但在我看来,多少有点道德瑕疵。我们不能只是呈现痛苦,消费痛苦。影像有时让我们直面痛苦,有时也让我们与痛苦隔绝,后面这个情况是我们需要反省的。我们要知道影像的限制,它带来娱乐,可能使观众与真实的痛苦疏离。

 

我觉得负责任的做法应该再迈出一步,去思考:能不能带来一些改变,减轻他人的痛苦?如果满足于仅仅呈现问题,有可能后来走不远。我有时甚至想,就算这个作品艺术上不成功,但是它帮助了人,这也很好。就像一个医生虽然没有什么很大的发明,但是他减轻了一个人的痛苦,这也够了。说到这里,显然我有点自相矛盾了,似乎对艺术要求不高(笑)。

 

如果你有能力,你总得尽力去做,因为你喜欢这件事,你享受这个过程,不能说有什么多大的贡献,完全是因为你喜欢它,你觉得这样做是美。这是持久地鼓励我的具体想法,我的冲动并不是什么抽象的、宏大的理想,或者时时都在想去挑战或改变社会。

 

改变社会的作品是很好,只是我可能做不到。如果目标太宏大,遇到困难就没动力了,我希望做的事情是力所能及的。
  评论这张
 
阅读(4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