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艾晓明的博客

从文本到彼岸

 
 
 

日志

 
 

阿拉伯美丽的夜晚和要命的时间  

2009-06-01 09:05:48|  分类: 我的书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阿拉伯美丽的夜晚和要命的时间

 

艾晓明

 

 

在书店看到一套三卷本的《一千零一夜》,封面上标明是新译本,这让我心中起疑,因为如果不是全译本修订,则谈不上新译。目前我们所有的一个全译是人民文学出版社1982年版,由回族翻译家纳训译出的六卷本,它是目前唯一的中文全译本,1997年5月人民文学出版社重印,各大书店都可以买到。

 

我翻了翻那个三卷本,对其新译的“新”的失望之处还在于,纳训本的缺点,“新译”丝毫没有察觉。这个缺点还不小,关系到《一千零一夜》的基本框架和对这部作品的重要理解。

 

众所周知,《一千零一夜》的框架故事是,国王山鲁亚尔嫉恨女性,每天娶一个女子来过夜,次日杀掉再娶;宰相的女儿山鲁佐德自愿入宫,以讲故事方式推迟死刑。如是,有了六卷本的故事。结果怎么样呢?作品又为什么叫《一千零一夜》呢?看纳训译本,对此不能理解。

 

香港女作家西西与学者何福仁有一本谈艺录:《时间的话题――对话集》(香港素叶出版社1995年版),其中《讲故事的人――谈西方的旅游叙事、〈一千零一夜〉》讲到这部作品的中、英文译本的比较。

 

西西说到:纳训的译本并不那么理想,“一来,他并不分夜,许多论者指出,不分夜,那怎么行呢?怎么再是《一千零一夜》呢?”

 

西西说到,这部作品有两种英译名,比较起来,ArabianNights就逊色些,对应中文的《天方夜谭》,英译里只有夜,没有谈。《一千零一夜》的另外两个英文译者是莱恩(E.W.Lane)和褒顿(R.Burdon)。她引用褒顿的译文来说明分夜译出的必要性,首先,它是讲故事人的生命处境。

 

大故事里讲故事的人是山鲁佐德,她讲的故事里又产生形形色色的讲故事的人、形形色色的故事。有时每晚讲一个,有时几个,有时好几晚才讲一个,但无论怎样,内部叙事时间总受外部叙事时间的制约,那是要命的时间。所以,当我们读褒顿的译本,每次出现这么一句“AndShahrzad perceived the dawn of day and ceased to say her permittedsay”就如释重负了。

 

阿拉伯美丽的夜晚和要命的时间 - 艾晓明 - 艾晓明的博客

 

                     (法国)亨利·马蒂斯:《一千零一夜》

 

还有,不分夜,我们也不能体会到故事的结构魅力,即故事是如何一个讲法,它凭什么吸引听者。西西说:山鲁佐德讲到什么地方停顿,那是故事的关节眼,既是物理时间的因素,天已经亮了,脱离危险了;更重要的是心理时间的因素,那是悬宕、抓住听众、他明晚会追听下去的地方。……我们翻开褒顿的译本,比方这一篇,起首总标明时间:“Nowwhen it was the Seven Hundred and Fifty-sixthNight”,中间是什么什么的故事;它不分段,最后又收结为“--and Sharahrazad perceived the dawnofday--”就像重复的母题(motif),起了分场、贯串的功能,一个告诉你旅程开始了;另一个则让你从时而沉重时而累赘的故事情节里舒解开来。马蒂斯曾为此画了幅很美丽的画。简单地说,这是叙事节奏的一种调节。不把它译出来,是否太可惜呢?

 

西西讲到纳训译本的另外一个缺点是他把自己认为粗鄙不雅的地方删了。“开首那个山鲁佐德讲故事的缘由,就删改得令人对苏丹的嗜杀感觉莫名其妙。这也是内地翻译的通病。”

 

我们看人民文学版重印本纳训的译后记,里面确实交代了所删的内容,但没说删改了全书分夜的框架故事,只是说:“第五卷中有七篇短小故事,约七千余字,描写粗鄙,不堪入目,我始终打算把它删掉,但又举棋不定。每次校改时,我对这几篇小故事都有强烈的反感,直到最后一次修订时,我才决心把它删去。”现在我们把六卷本全译看完,始终不知山鲁佐德最后是死是活。看来,译者把这个姑娘的命运给忘了,至少,他认为这是不重要的。当然,诚如西西所说,纳训穷一人之力,从阿拉伯原文译出这部书,我们感激他,只是觉得可惜而已。我还应该加上一句,纳训在文革中因此还挨整,译事几经挫折,这恐怕也是他译书心存顾忌的原因。

 

看了西西的文章,我曾到北京图书馆的西文书库去查过《一千零一夜》的英译本。北图藏书中有E.W.Lane的三卷本英译(1839-1841年出版),也有R.Burdon的十六卷全译(1885-1888年出版)。西西的引文见之第十六卷。在TheThousand and oneNights的前言里,可以找到这样一段话,其中说道:19世纪的孩子从童话剧中已经知道了阿拉丁、阿里巴巴、辛巴达,然而,这些孩子们却不会知道迫使山鲁佐德讲这些故事的那种绝望的处境。取自《天方夜谭》的现代选本常常删去了这个集子最富有独创性的特征,那就是这个框架故事。它讲的是美丽聪慧的山鲁佐德必须编织出一系列夜间故事,这不仅是为了拯救她自己的性命,而且也是为了拯救她的国家所有那些年轻妇女的性命,她们全都在她的丈夫--苏丹山鲁亚尔那种复仇的危险之中。

 

推敲这个框架故事,一个寓言结构浮现出来,它表明了讲故事的性质。国王以杀人为生,诗人(作家)以讲故事维生。国王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但最后这个权力被颠覆了。嗜杀是人的兽性,讲故事的人以自己的勇敢和智慧拯救人性。在这个讲和听的过程中,娱乐和教化相辅相成。结果:“通过富有教益的故事,她战胜了苏丹山鲁尔亚、唤回了他的爱心和人性――在《一千零一夜》的框架故事中,足智多谋的山鲁佐德最终完成了这个崇高的任务。”

 

这两段话,是从当时的阅读笔记上摘译出来的,读者若有兴趣,可以去找英译本核对。我的意思是,第一,新译不可自封。不知旧译的优点和不足,没有鉴别原版和不同文字的译本,如何能谈得上新译呢?如果说新译的话,倒是真希望大家手笔能将《一千零一夜》分夜译出,且与纳训以洁本为主,“秽”本为参照的作法有所区别,让读者可以看到这部书的全貌。第二,教外国文学课的教师仅仅依赖中文译本是不够的。西西之所以能发现纳训译本的不足,是由于她对照了多种译本,而她的看法又受到博尔赫斯的启发。

 

博尔赫斯有篇文章就叫《谈<一千零一夜>》,中译文收入“拉美作家谈创作丛书”中他那本《作家们的作家》(云南人民出版社1995年版),在文中他说到,这部故事书在印度流传的时候是叫《一千个故事》,后来怎么变成了一千零一夜了呢?博尔赫斯认为有两个原因,一个是人们迷信,认为双数不吉利,于是找个单数,简单地加上一。可是写成“九百九十九夜”,那就让人感到不完美。所以变成“一千零一”,整数加一,好像有种无穷无尽的感觉,且多了一夜的饶头。他又告诉我们,所谓《天方夜谭》的夜谈(谭,古汉语通谈),一定是夜晚,而不是白天。原来有一本波斯古书中讲到,那时就有一些说故事人,这些人的职业是在晚上讲故事。据说马其顿的国王得了失眠症,他就靠这些讲故事人读过漫长的夜晚。此外博尔赫斯还谈到《一千零一夜》中著名的故事《阿拉丁与神灯》,在阿拉伯文和波斯文中都不曾有过(这一点纳训谈到了),那么这个故事是从哪儿来的呢?看了文章你就知道了。

 

而我最喜欢的是,博尔赫斯这样解释《一千零一夜》的书名:

 

这是世界上最美的书名之一……

 

……对我们来说,“一千”几乎就是无限的同义词。我认为美就在其中。一千夜,就是无穷无尽的夜晚,数不清的夜晚。一千零一夜,就是无穷之后再加上一。让我们看一下英文的一种奇怪的表达方式:有时候,英文把“永远”(forever)说成“永远之后加一天”(forever and day)。在“永远”之后加了一天,这使人想起海涅对一位女人说的话“我永远爱你,爱得比永远更长久” (“ I will love youeternally and ever after ”)。

 

我们因此而热爱那些讲故事的人,那些勇敢的男人和女人,用故事赢得生命,延续了我们今天的夜晚。

 

后记:

 

近年来,遇到特别的困难时,我会想起这个故事。《一千零一夜》里的讲故事人,一千五百年前的讲故事人,跟我们今天的处境有什么不一样呢?其实都是一样的。苏丹挑选一个美丽的女子,每天晚上给他讲故事,如果讲得好,第二天就以活下去,然后在夜幕降临时继续开讲。如果讲得不好,第二天就要被推出去斩首。

 

然而,这个故事的结局是好的。在《一千零一夜》的结尾,国王终于改变了,他与山鲁佐德成为夫妻,还生了孩子,他被故事改变了。

 

我喜欢这样的故事结局,它告诉我们,故事-叙事-语言是有力量的,艺术是有力量的,它可以改变暴君的心地,让他学会爱生命,学会和平和建设另一种生活。

 

也许,我们都是不同意义上的讲故事人。我们在用自己的生命讲故事,希望那些握有权力的人可以变得好一些。但是在那些人没有变以前,故事要在危险中讲,故事受到时间的威胁。这种威胁让我深感痛苦。我不怕自己承受这些,但是我怕我爱的人、我们的孩子和所有无辜的人承受这些;这样的命运不应该降临在人的世界。念及世界将在侮辱人性的杀戮中延续,我的心因此疼痛难言。

 

重温《一千零一夜》的框架故事,能不能有一点安慰?古往今来,讲故事的人,从来都要用智慧与威权角力。总有一种智慧的声音,能够让暴君改变。可是,要何等的智慧、何等的勇毅、何等的有趣才能传述这样的故事呢?无论如何,讲故事的人承担这一使命,祈愿上天给自己好多好多的耐心和信心,以便把一个个故事讲下去,讲到黎明、讲到暴力终止,野蛮改变,人和人终于可以温柔相对。

 

      阿拉伯美丽的夜晚和要命的时间 - 艾晓明 - 艾晓明的博客

 

 

(佚名)女人和猴子

  评论这张
 
阅读(82265)| 评论(9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