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艾晓明的博客

从文本到彼岸

 
 
 

日志

 
 

套用理论不可靠 研究需要找史料  

2009-06-10 11:24:51|  分类: 问学信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套用理论不可靠 研究需要找史料

 

                         艾晓明

    

**同学:

谢谢你把我们的作品带到赫尔辛基与参会者交流。我收到包宏伟的来信,知道你的论文得到很好的反响(相信他说的是真的,不是客气话);我很高兴。希望祝贺你,你争取到这次交流的机会,学到新的东西,是我最感欣慰的。

 

今天我才读完了你的论文,诚恳地说,有所不安。觉得有些基本的问题,你没有意识到。如果这些误差,这些关系到研究方法、学风上的瑕疵,学生缺乏警惕,我担心下一步你会走到别处去。

 

你的这篇论文,做到了文通字顺,读起来很流畅。这是值得大家学习的。问题是在其他方面——先看你论题的确立。

 

你的主标题是“想象西方,想象妇女”,副标题是“《茶花女遗事》解读”,我觉得比较泛,缺乏焦点。实际上这里隐含着一个问题:你是否明确——你的论文要做哪方面突破?你的创新,是在林纾研究吗?是在《茶花女》翻译史研究吗?是在中国近代小说翻译与西方文化交流吗?是在林纾的翻译策略吗?是在林纾的翻译及其影响吗?

 

我的回答是这样:都不是。为什么这么说:1、不在林纾研究,因为,你并非针对当前林纾研究中的缺陷或者论争。你所引用有关林纾的翻译史话,都是人们熟知的。2、不在《茶花女》翻译史,有关这个作品的翻译开始于何时,出版后的情况、读者反响、出版社反应、作品影响,这些方面,你未做进一步考证。3、不在翻译史研究,你对林纾的态度,可说是相当不敬。例如你反复说他如何“自负”地假想云云。4、不在林纾的翻译策略,你没有运用研究翻译策略的相关理论概念。5、不在其翻译实践及影响,基本没有涉及林译这部小说和他本人翻译活动的关系,也没有考察中国近代西方小说翻译在林纾之前以及之后发生了什么,与林纾有何关系。

 

你的重点放在哪里呢?根据你的论述,我的印象是:一、证明那个“想象的共同体”的流行理论;二、证明林纾把西方想象成与中国“同一”的世界,没有开拓一个新的知识范畴去认识不同的事物;三、证明林纾美化玛格丽特(使之更符合中国审美观、更东方化)。我觉得需要警惕的就是这种倾向:从流行理论出发,太依赖这种理论的权威性/正确性,而放过对某个研究对象具体问题的探究。就有点像是明知那个“想象的共同体”、“男性知识分子”领导的民族主义运动这类判断很权威,因此不假思索地将之运用于林纾研究,以林纾这个翻译个案因此变成了类似符号的东西,象征性地证明了已有的、权威性的概念与判断的合理性。

 

这恰恰局限了你的思路,也简化了你的研究。你看看你的开头和结尾就知道了,都是非常庞大的、抽象的概念操作,缺乏对史实的辨析。文章中也有具体例子,说明林纾如何翻译得不恰当,可是,缺乏整体考察,也没有对你拣选林译翻译例句的方法和标准做出阐述。我想特别提醒你的是下面几点:

 

第一,把流行理论,摘录出来,脱离原有语境,它往往是靠不住的。为什么这么说?因为研究文学、翻译,需要切合这个领域的专业理论、视角,你去证明存在“想象的共同体”,就太隔膜了。特别是,太难有新意了。

 

第二,新意来自你对史实的考证、发现。

 

第三,你在史实之间拓展思考、建立关联。

 

例如我在你字里行间写到的:研究林译《茶花女遗事》,涉及几个方面的问题——

 

首先,林纾的翻译,是不能按今人笔译的常规去理解的,如果对照英文看,找出不同,这个参照有失武断,脱离历史语境。林纾本不是用英文翻译,你选择一个英文版来反复对照,既不说明这个英文版与林纾关系何在,也不论证该英文版何以成为你评说林译正误的尺度;这一条你如何解释?

 

再则,林纾的翻译,并不是书面阅读到书写(所谓忠于原文的翻译)。他其实是改写。但在中国翻译西洋小说之初,林纾的实践深具探索性。想想看,在他之前没有西洋小说翻译,要介绍给中国读者,其原作之主题、题材、体裁、人名、地名、生活方式、观念价值乃至于叙事风格与中国传统文学完全不同,在没有先例和经验可循的情况下,他是第一人;我们今天有这种想象力吗?

 

翻译到底是什么,当时未必有严格界定。翻译作品是否有读者,也是未知数。西洋小说究竟能不能为中国读者所理解、接受,这些都是摆在林纾面前的挑战。我没有研究过那一时期,不能说出更多——当时,是否有人做过类似的尝试、去改写外国作品?我觉得要去查看那时的报纸期刊、出版物,包括爬梳有关出版商的取向等情况。通过梳理史实,你可以把具体的时代状况呈现出来。一方面林纾自己与小说有共鸣,但成为一个翻译和出版现象,必然和当时的社会文化、知识界寻求开放、变革的思潮有关系。

 

总之,就翻译而言,他对翻译(我在想,当时有“翻译"这个概念吗?林纾用什么词语界说他的这项工作?)的看法,不是我们今天——一百多年之后、有了翻译学那么清楚。他做的是用中文改编西洋故事这个做法。研究他的翻译方式,在很大程度上,我们需要考虑其中转换的环节:这里涉及到几个方面的、广义的翻译:1、书写-口述两种不同的言语行为之间的转换;王寿昌阅读-用中文(我估计是福州话、至于是白话还是文言转述,我就无法猜测,需要找更多资料。当其时还没有新文化运动,林纾又是一个传统文人,为了变成印刷品书籍,他用了文言来改写,这里就涉及到第二个环节——2、口述-书写;前一个书写是指王寿昌将法文变成中文,这里是林纾将王寿昌的中文口语变成书面语;3、在书写中,还有理解和转换:这里涉及到翻译研究中的文化建构;4、接下来,又有一个转换,即用什么样的翻译策略(归化/异化及其具体的遣词造句等)去处理、表达出来,吸引读者。

 

从读者设计以及出版来讲,我们还得结合当时的印刷业的发展、文化生产和出版业的兴盛来考虑。因为林译的风行,与商务的约稿以及近代文学中翻译运动的兴起有关,这里就是我们需要考虑个人选择与时代风潮的关系。

 

类似的研究,推荐你看下面这篇文章《启蒙读本:商务印书馆的《伊索寓言》译本与近代文学及出版业》,作者:Michael Hill(韩嵩文),文章收入王德威、季进主编的《文学行旅与世界想象》(江苏教育出版社,2007)一书。你可以研究一下,和你的研究性质相似,这位学者是如何展开思考的。

http://www.zwwhgx.com/article/show.asp?id=875

 

我知道,你考察的一个特殊点是想象女性,也就是说,如何解释茶花女这个人物,如何由翻译而引入了一种文学形象的价值、一种附着于形象的性别想象。这些,并非来自已有的理论,而来自你对史料的收集和整理。举例来说,林纾在翻译时,哪些地方用了音译、哪些地方用了意译?他把男主人公翻译成“亚猛”与今人翻译成“阿蒙”,带来的想象意涵显然不同对不对?把玛格丽特翻译成“马克”,也有不同的趣味。如果你要考察这些,你需要有一些范畴。它可以是文体学的概念范畴,你可以看:1、人物命名、地点命名;2、故事与叙事;3、风格,参考秦秀白《文体学概论》;在这些方面作者面临的问题是什么、如何解决的。

 

还有,你说“近代诗人陈衍说:‘《巴黎茶花女遗事》[1][1]小说行世,中国人见所未见,不胫走万本’[i][i]。”问题是,到什么年代、印刷多少次后数量过万?我在网上查到资料说:“当时小说被人视为小道,在中国又是首次译出,所以不敢用真名,林纾署冷红生,王寿昌署晓斋主人。译稿经王、魏瀚校对后,由魏出资,在福州南后街文儒坊口吴玉田作坊木刻刊印。当时只印100本,主要分赠亲朋好友。时隔一百余年,至今此版本已所剩无几”;据此,你引用的“走万本”,究竟是那种范围内的史实?

 

再则,你认为林纾把他本人的东方经验生硬地置换到西方的物质世界中。比如,歌剧院,他译为“戏园”。我想问的是:歌剧院译成戏园,有什么不好呢?如果说中国的戏园与西方歌剧院有区别,那么,你首先得要考证一下“歌剧”这个词如何被引入的,在汉语中的辞源出处等。而且,西方人至今不是也把中国的京剧翻译为“北京歌剧”吗?按你的逻辑,也属“生硬”;可是你的翻译标准是什么?而且,翻译有固定的标准吗?我认为,你可能需要看到,翻译本身是充满了流动、矛盾和错位的实践,你需要分析,林纾发明了哪些词、哪些地方采取了音译,并且这种音译一直沿用到今,哪些地方他采取的是意译,其中大意不错,有小的差异,还有的地方则是误译;而所有这些,又是由于什么原因造成。不要抓住几个小的例子,就下特别大的结论。

 

说到这里,建议你要去补课,要有翻译学的理论准备;不然,你缺乏方法去理解《茶花女》这个翻译个案的历史。现在补课还不晚,没有这方面积累,还会出现声东击西、套用流行的社会学、政治学概念,以至于推理空洞以及简单化的情况。

 

我的意见供你考虑。毕竟你比我更熟悉所研究的对象,你有不同意见,欢迎提出来商讨。

 

今天先谈到这里,发给大家,也请大家一起来讨论。

 

晓明

2009年6月10日

 

 



[1][1]  Ba Li Cha HuaNü Yi Shi is another name of Chua Hua Nü YiShi.



[i][i]陈衍.林纾传.福州通志·文苑传. 第9卷第26页.转引自林薇选注.林纾选集(小说卷上).成都:四川人民出版社,1985,p304.

 

 

  评论这张
 
阅读(942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