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艾晓明的博客

从文本到彼岸

 
 
 

日志

 
 

公民访谈录之四 超级校舍还是绿色校舍(三)  

2009-07-02 20:04:54|  分类: 公民记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民访谈录之四

 

            校舍重建:超级校舍还是绿色校舍?(三)

 

        ——访北京“别处空间”建筑师东梅、刘小川

 

                      艾晓明

 

这个绿色学校的概念最主要的特点是什么?

 

其实一个绿色学校有很多的原则。比如说它的因地制宜原则,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是我们把它人性化设计,就包括对它的尺度上、对它厕所的设计上。农村现在孩子们去寄宿,年龄很小,在学校课间集中上厕所,经常出现上不了厕所的状况。我们因此来做一系列人性化的设计。这还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有这么几个点:第一点,我们用当地的原始的器具材料来做维护结构,但是要让它符合现在的规范的要求和抗震的要求。第二个是我们做的内保温,我们要让原来的建筑暖和起来。以前传统的建筑不够暖和。这个内保温,我们用的是稻壳儿的保温涂料,可以就地去收集。我用的这个整个的排放系统是沼气,把生活粪便和污水,包括厨房的有机垃圾都作为沼气来产出。沼渣汇集之后可以去浇花,让它循环,它的污水。我们是把它用这个生态湿地给组织起来来排放,让它排放出去的时候是无害化的。我们把尿液——我们做了很多小的点——我们把尿液收集,雨水收集。

 

雨水收集,我们就用那个雨水口,底下接缸。让这种传统的方式,孩子们从那缸里提出来去浇这个植被的时候,这个过程本身也是一个教育他的过程,教育他这个雨水的循环。

 

我们环境的铺装是用的渗水的材料,来涵养地下的水源。还有太阳能的应用,我们那个沼气能源是厨房的,部分使用的是沼气,但是洗浴热水、生活热水都是有太阳能来用的。进一步的可能还有一些光电反应的太阳能板,做庭院的照明;还有光电与风的连动,与风的连动来做能源的供给;垃圾的分类回收,一个是沼气的原料,还有一个是再利用的可能。

 

您现在感到是灾区的重建的学校大部分没有按照这些想法来做?

 

至少我看到的周边大部分没有按这样的理念来做。保温这个层次基本上都做到了,然后当地原始材料的应用基本上没有。废墟材料的利用,基本上没有。还有一个点就是,我们用拆下来的废弃材料粉碎以后,做垫路基、垫基础。这个希望它能够再循环。当地材料的应用,很大的一个现象是把它当平地做。很多学校,在山区做学校是把它当平地做的,就不是按高层的台地来因地制宜。这是一个特别尖锐的一个事儿,土方的平衡不一样。一个是土方成本,一个是与环境自然植被的结合,也不一样。它是山地,是坡的,它很多植被都是在坡上面长着的。

 

你在大量修正它的土方,一个是花钱,一个是它跟环境的自然融合。它的这个成本和环境融合是不一样的。

 

接着我访问了“别处空间”的另一位设计师刘小川。地震发生后,刘小川和东梅联合署名,写过几篇文章,提出“与灾难共生,可持续发展”的观念。 

 

刘小川:高级建筑师,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      

 

您的第一篇文章是什么时候写的?

 

第一篇文章,是在灾后五月十六号的时候。当时考虑到灾后肯定要重建,那么灾后重建要可持续,需要规划先行。这个可持续的规划跟我们一般做规划不一样,就是我们重建最后要达到怎么样的效果,那肯定不是说恢复震前原来那样的生活。我们要有个比较长远的目光在里面。先想好了,如何把这个规划做好,能够惠及到子孙万代。

 

具体来讲,针对学校的建筑,您提出的意见是什么?

 

具体来说对学校的意见,这个挺难回答的。就是在这次会上我们提出了这些点:从这个大区域看,中国是个多难的国家。如果你去看各种灾难版图的话,我们能逃到的地方可能很少。第二个其实我们能够看到日本人和台湾的情况,都是在这个地震带上,常年在地震带上居住。他们也没可能迁到别的地方去。怎么能够在这既保证人的安全,又能够避免灾害?我们提出来与灾难共生、可持续发展的目标。

 

其实讲到这一点,跟东梅讲的是一样的。既然我们要建一个新的东西,那么我们不仅仅是要恢复旧的。重建不是恢复旧的,重建的要带进新理念,带进我们原有的学校建设没有的东西。这是我们的想法。

 

哪些是原来学校建设没有的呢?

 

没有的东西有两个我觉得。一个就是我们讲到的这个生态和谐、可持续发展在建筑上的应用。第二个就是建筑本身承载的文化继承和文化传播的功能。学校是一个人性化的建筑,这个建筑是要考虑到学生多方面需求的。我觉得绿色学校的概念就这三点:一个生态——与当地的生态、当地的文化有机的契合;有着文化传承的这种可能性;第三个就是,整个校园的设计以学生为中心。建筑的使用、各种辅助设施的配套,都以学生为中心来考虑的。

 

我们当时说,据说地震灾区要建两千所学校,有说是两千一百所。要建这么多的学校,有这么好的机会,我们为什么不建出一个新世界来呢?其实它并不多花更多钱,甚至可能少花钱。如果我们把我们这个理念贯彻到底的话,它可能少花钱。

 

现在从大面积来说,这个理想肯定没实现;但是我们在做一点小小的努力。这个努力能实现到什么程度,我们心里没底。

 

你觉得困难在哪里?

 

困难就在于我们赶时间。对这样的一所学校,它可能要付出的劳动、它需要得到的各种支持和需要有的耐心,都是很不够的。因此最后在赶工期这样一种主导思想下,现在我们整个灾区建设全都在赶。在这个赶工期的巨大压力下,它最后能做成什么,我们其实不知道。

 

你觉得赶工期给学校重建带来一些什么问题呢?

 

梁晓燕:我们在跟教育主管部门讨论的时候就讲到:标准化是最迅速、最省事,最能够符合赶工期的标准。可是我们刚才讲到的那三点其中蕴含的最本质的就是,要因地制宜。为什么?绿色学校是为学生服务的、和当地自然环境吻合的,这些东西就必须有一个特点:要因地制宜。

 

如果说你把所有地方都可能的建筑——城里也是这样的,农村也是这样的,哪儿哪儿都这样的——往那儿一摆,我想什么理念也谈不上。而我们现在可能更有的最自然的、或者说最容易选择的,当然就是这种标准化的东西。

 

可能另外还有一点:如果要赶时间的话,标准化建筑就要最大批量的筹集建材。它没有特殊性的处理,这样它就不需要为一些特殊的东西去额外花费时间、花费精力、考虑和教育目的更加契合的东西,就不可能去花费。你可以直接拍那个模型。我觉得关键是要量体裁衣,设计是要量体裁衣的。标准化带来简单化粗暴地对待土地的使用。其实可持续是一个理念,并不是说是技术的COPY,而是说怎么因地制宜地找出它对应这个理念的方法。

 

 

东梅:曲谷中心学校我们觉得特别可惜。它就是因为时间表的问题而没有能够实施。我们就觉得对那块地以后的成长、发展、利用来说,实在是太可惜了。我们有这么两张图,其实在这两个学校里都有这张图。垮塌部分房屋都是垮了一栋楼,然后孩子们也都住在这个地震棚里。这些功能图你可以不看,这张图我们实际上的建筑语言和建筑材料都取自于民居,包括它建筑构建的方式都可以从当地的民居中找到。第二个是它的材料是毛石墙,也配合了一些现代材料进去。比如有混凝土的框架结构在里面,让它更加有抗震的能力。

 

这张图特别有意思,这张图说的是现在的学校里头有一些特别有意思的空间。比如说它有大的台阶,有大高差带来的台地,孩子们聚集在这儿。还有在一个狭长通道上的乒乓球台,都是特别活跃的空间。我们希望在这个新的校园建设当中,加了一倍的使用的可能性以后,仍然把这些记忆空间留下来。以后新学校建成了,毕业了的孩子,或者是来新学校读书的孩子,还记得那个曾经存在的老学校,有这个记忆。这是我们在设计新学校时特别在乎的一点。但这样的学校,后来就因为与时间表不吻合,因此没有被当地政府部门接受。这里头那些技术的应用——包括太阳能、其他的一些保温技术,都是与当地环境相适应的。这样的学校设计如果能够实现,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这个时间表到了,学校建筑全部都COPY,你问我们的意见是什么呢?没办法,这是任务。这个时间表是没办法的,对此,我们表示无奈。

 
  评论这张
 
阅读(1369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